<nav id="knspz"><center id="knspz"><td id="knspz"></td></center></nav>

      <dd id="knspz"><noscript id="knspz"></noscript></dd>

        1. <form id="knspz"><span id="knspz"></span></form>

        2. <th id="knspz"></th>

          重庆 国考

          辅导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家公务员 > 考试题库 > 申论题库 > 申论模拟题 >

          2020国家公务员考试模拟卷:申论模拟试卷8

          2019-09-19 15:46:49|

          2020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的内容比较丰富,知识在于日积月累,等到出公告才备考可来不及,重庆中公教育提前为同学们准备了相应的申论备考模拟题哦,赶紧练习起来吧!

          点击查看》》2020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模拟试卷8 参考答案

          给定资料

          1.赵志军是河南省舞钢市胡庄村的孤寡老人,今年58岁。春节期间,看到从南方回来过年的侄子不停地咳嗽,赵志军关切道:“穿多点,家里冷,别冻着。”侄子告诉赵志军,他咳嗽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家里雾霾严重导致呼吸道感染。

          舞钢市位于河南省中部,因当地的一家大型企业——舞阳钢铁公司得名。这家钢铁公司落户在这个群山包围、交通闭塞的豫中盆地之中。高耸的烟囱、火红的钢水、轰鸣的机器,舞阳钢铁为山里带来了生气,带来了财富,也带来了滚滚浓烟和遍地灰尘。钢铁厂位于山脚下,厂区的南面是大量的村庄。长期生活于此的村民都知道,刮北风或者西北方时,洗过的衣服不能晾在屋外,那样的话,衣服上会沾满一层黑灰色的灰尘。

          当从新闻得知当地将新建三家铝厂后,赵志军很生气——引进的铝厂计划建在离他家数里之外的院岭街道办,那里地势远高于周边,势必会影响他家。赵志军和人聊天时得知,这三家铝厂是因为污染严重而被郑州等大城市清理出来的。赵志军不理解,别的地方都在撵的企业,偏偏他们那里还要热烈欢迎。

          20世纪40年代费孝通先生在他的《乡土中国》一书中深刻剖析了传统中国农村社会,中国的乡土社会是人情社会,人们彼此之间都是熟人,传统儒家文化的核心表达“礼”维持着乡土社会的日常生活秩序。

          春耕秋收,村里人互相帮衬;夜幕降临,有电视机的邻居家人挤得满满的;过年,人们提着麻花、饼子相互拜年,不论到谁家,自有一番吃喝玩乐;一些孩子抽烟或不学好,邻居大人看见,会帮着管教……这是以往在人们记忆深处的乡村生活。

          农历正月,记者回家乡走亲访友,却感到邻里关系淡漠了许多。

          正月初三,记者向母亲“请假”:“我想去三旺家坐坐。”

          母亲淡淡地说:“别去了,如今不比从前,村里人不兴串门儿了。”

          儿时邻里关系融洽,犹在眼前,如今,串门儿、拜年悄然减少,打牌、聊天难觅踪影。吃完晚饭,村民们在家里或看电视或睡觉,少有人出门。

          农耕时代,邻里间“守望相助,葱酱相借”;现在,物质丰富,无需互借物品。过去,街坊邻居“不分彼此、亲如一家”;而今,“到家关上门,万事不求人”。

          近年来,10万、20万、50万……一路飙升的巨额彩礼,如同一道无情的屏障,让个别地区步入婚恋年龄的农村小伙望婚兴叹;在“高价”彩礼的困扰下,有情人成不了眷属,无情人却被阴差阳错地“绑”在了一起。相互攀比之下,当彩礼成了比感情还重要的婚姻砝码,姻缘就彻底被彩礼“绑架”,情伤累累!

          “20多年前我结婚时,花了500元彩礼。我怎么都想不到,辛辛苦苦把两个儿子拉扯大,转眼要成家了,彩礼比20多年前翻了200多倍!”农民王某有点绝望地说。

          “在我们这里,农村男女谈婚论嫁时,一般要经过见面、请媒人提亲、研亲、定亲、提话、婚宴6个程序,每一步都要准备一定数量的礼品和现金,群众戏称为 ‘两头不能算,中间二十万’。这二十万元便是被称为‘干礼’的彩礼,是男方成婚时必须要付给女方的钱。没想到如今光彩礼就上10万元了!”王某说。据当地村民介绍,不同地域,定彩礼的标准也不同,“喊价”自然各异。

          2.这是一个坐落在赣西北群山深处的小山村,清澈的小溪穿村而过,31座蓝砖黑瓦的木屋,依山而建,散落在狭长的山坳间,掩映在青山绿水中。因为一口洁净的池塘,它得名南坑村。这个始建于清朝末期、最鼎盛时有130多口人的山村,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的加快,青壮年挤入城市讨生活,一家家搬离了村庄。现在,一个叫钟兆武的64岁老人成了村里唯一的居民,守护着这个据传清朝末年由浙江丽水迁来的村庄。

          村尽头是钟家祠堂。和那些破败失去颜色的老宅相比,这个被刻意修缮的房子鲜亮得多。不过因为长久无人进出,祖先的牌位已被蜘蛛网占领。在这里,钟兆武说起了村庄的历史:清朝末年,兵荒马乱,一户钟姓人家从浙江丽水躲避战乱来到这里,看此处山清水秀,便安顿下来。到了钟兆武这一代已经是第十一代。村里出过最大的官就是村支书。村史没有成书,口口相传了上百年。

          钟兆武说到了村里曾盛行几十年的岳家拳。南坑村在早年曾盛行习武,练习岳家拳法。村里的每一个男丁都会耍上几招。但经历了几代钟家人的岳家拳,最后和村里每年热闹的社戏、舞狮一样,被风吹走,只留在记忆中。

          江西省安义县新民乡合水村下辖的11个自然村,原本有村民814人,现居住人口不足80人(平均每个自然村不足8人)。新民乡乡长钟伟安说,新民乡有1.3万人,在国家封山育林后,很多村庄因为田地少,村民结伴外出打工,最多时外出打工人员达到四五千人之多,造成了大量的“空心村”。原本有三四十户人家的村庄,现在很多只剩下两三户人家,且留守的都是老人。

          合水村观坪自然村一个77岁的老人去世后三天,才被邻居74岁的戴文和老伴帅伟莲发现。

          “几天没看他出门,担心他病了没人知道。”戴文从窗户上看到老人躺在床上,喊了几声却不见回应,有些慌。他喊来村委会主任帅伟绅帮忙,等众人打开老人房门,发现老人已死亡多日。帅伟绅随后通知老人外出打工的两个儿子,两天后,他们才赶回家中。最后尸检证实老人是疾病突发,自然死亡。

          观坪村原有57户村民,现在只有3户7个老人居住。“患病了,床头连一个端茶倒水的都没有,有时腿一蹬就走了,家里人都不知道。”帅伟绅对他们的凄凉晚年同情不已。

          地处胶东半岛的乳山市樗树崖村支部书记王树礼说,村里约有近600处宅基地,其中常年空置损失的房子和宅地至少有150处,除了正常生育之外,村里的人口几乎只进不出、逐年减少,加上人口自然死亡,空置的宅子越来越多。

          村支部书记明道祥说,前些年,村里空置的旧房子越来越多,拆又不能拆,卖又不肯卖,都成了危房;通村路修好后,村民们又一窝蜂到马路边建新房,造成了土地的浪费。最多的时候,全村空置的旧房子有80多户,占10%左右。

          “在我们这里,耕地就是村民的命根子,但在2008年以前,由于旧房子拆不了,村民又乱占耕地建新房,全村年均减少耕地十几亩。”在村委会,明道祥扳着手指头说,“2002-2005年,全村减少耕地170多亩,相当于一个村民小组的耕地面积,照这样下去,村民们的饭碗过不了几年就保不住了。”

          “小官巨腐”在今年来已经不是新鲜的话题,各地农村干部频频爆出的违纪违法问题让人们惊讶的同时,也在疑惑着农村干部怎就成了大腐败的“重灾区”?

          长期以来,农村干部都是游离于政府监管的规章制度之外的群体,他们的官职很小,甚至于某种程度上并不能称之为“官”,但是他们却最贴近百姓,更掌握着基层权力。这些权利虽然看起来很小,却与群众的生活工作息息相关。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干部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政府对农村的各项政策扶持增多,从农村干部手中过得款项也就越来越多,农村干部也就不知不觉地开启了“苍蝇”变“老虎”的进化之门。例如涉及征地补偿、惠农补贴等问题,农村干部就依着手中的权力和大部分农村居民对政策的不熟悉而私自篡改某些环节为自己谋得利益。

          1 2 3

           注:本站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保留出处及源文件地址。
          (责任编辑:dsm)

          免责声明:本站所提供真题均来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由本站编辑整理,仅供个人研究、交流学习使用,不涉及商业盈利目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管理员予以更改或删除。

          微信公众号
          微博二维码
          咨询电话(9:30-23:30)

          400 6300 999

          在线客服 点击咨询

          投诉建议:400 6300 999转4

          中文字幕第2页